床邊的童話-柴犬兄弟

來源:網絡 發表時間:2018-06-21 13:11

  小麥是一只自由生活著的金黃色的柴犬,偶爾吃草,尤其是覺得肚子不太舒服的時候。

  秋天的一個早晨,它流浪到一個開滿五顏六色的波斯菊的小區花園,聞來聞去尋找它愛吃的那種草,突然被另一對泰迪追咬——泰迪們認為這個花園是它們的范圍。小麥拼命跑也沒跑過,它的背被那只大泰迪的尖牙狠狠咬住了,正要掙扎,忽然覺得背上一松,原來大泰迪被一只大灰狗咬了屁股。大泰迪轉過去和大灰狗扭打一起,小麥被救了下來。

  等泰迪們被趕走了,大灰狗對小麥說:“你也愛吃草???我愛吃蘑菇。他們認為我不能算狗,都不跟我玩。”“其他狗也不跟我玩,說我愛吃草,是只傻狗。我愛吃小麥草,所以我叫小麥。”“我生下來就是灰的,只有額頭有一撮白毛,所以我叫阿灰。”

  從此,小麥和阿灰成了搭檔,每天一起去垃圾場翻好吃的,有時也去餐廳、酒吧一條街轉悠,兩只曾經孤獨的狗緊密合作,與其他流浪狗爭搶食物,或者一起去找它們愛吃的蘑菇和草,互相分享。漸漸地,小麥也愛上了吃那種厚厚的大蘑菇,阿灰也愛上了那種帶著清香的小麥草。小麥有什么好吃的,都會讓阿灰先吃,自己再吃,即使是小麥一個人搶到的食物,它也會叼著找到阿灰,看著阿灰先吃下一半,自己再吃。

  垃圾場的遠方是一座山,山腳下有一條河,沿著河有一條長長的鐵軌,經常有火車駛過。那座山上有阿灰愛吃的蘑菇和小麥愛吃的草,深秋了,蘑菇和草逐漸稀少,小麥把找到的蘑菇和草都給阿灰吃了,阿灰找到的蘑菇和草也被小麥吃光。天色暗下來,它倆開始下山。

  阿灰總是走得很快,跑在前面,小麥肚子還沒吃飽,所以跑得慢些,并且東聞聞西嗅嗅,希望能撿到什么好吃的。忽然,小麥聞到臘腸的味道,因為太餓了,不由得微笑起來。等它快步往臘腸奔去時,只聽到“咔”的一聲,小麥的兩條前腿卡在了一個夾黃鼠狼的夾子里。小麥拼命想把腿拽出來,可惜夾子太緊了,小麥疼得“汪”了一聲。

  阿灰聽到了動靜,迅速跑回來,幫小麥拽出腿來,但是越拽越緊。阿灰急得團團轉,好在它發現這個夾子的軸是木頭的,就拼命用牙齒磨這根木頭,磨了半個晚上,阿灰覺得自己的下巴都要磨脫臼了,終于把木頭磨斷了。

  然而小麥的兩條前腿已經皮開肉綻,不能下地了。阿灰讓小麥把兩條前腿搭在自己的背上,慢慢挪下山。

  下了山,過鐵軌的時候,因為失血過多,小麥已經完全跑不動了。眼看火車開了過來,阿灰只好把小麥緊緊地壓在自己的身體下,窩在兩條鐵軌之間,他的頭把小麥的頭壓得低低的?;疖囖Z隆隆地駛過,阿灰和小麥縮成一團,卻安然無恙。

  漸漸地,下起雨來,小麥非常虛弱,阿灰就一直用身體幫它擋著雨。整個夜晚,火車一趟一趟地駛過,阿灰一次一次地把小麥的頭壓得很低,以免它頭部受到火車底部的撞擊。

  秋雨下了一整夜,天漸漸亮了。一個巡道工走過,叫上了幾個同事,把它倆從鐵軌中間救了出來。他們嫌棄小麥受了傷,把它扔在路邊,只帶走阿灰,把它拴在工地上守材料。

  阿灰被人收養,每天能夠吃飽了,但是它無比懷念自由自在的生活,也無時無刻不在思念小麥。“小麥不知道活下來了嗎,腿好了沒有?”有月亮的夜晚,阿灰會望著月亮沉思。每一次,阿灰都流著淚入眠。

  一天清晨,阿灰剛剛醒來,看見晨曦中站著一條金黃色的狗,對它搖著尾巴。“小麥!”小麥回應了一聲,然后耐心地用牙齒把拴在阿灰脖子上的牛皮脖圈磨斷,帶著阿灰,重新奔向了自由……

网页游戏赚钱原理 湖南福彩动物一定牛 中彩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股票涨跌是有人操作吗 七星彩精准专家预测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 北京快3官网 重庆时时彩五星软件 广东11选5规则及奖金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一 安徽11选五走势图